尾夙

我觉得他血液里是风
但风太大打不成羽毛球

如果你活着从战场回来了 我们就结婚
——斯卡布罗集市